首頁  »  電視  »  九王奪位之血濺太和殿
九王奪位之血濺太和殿
影片評分
  • 超贊
  • 不錯
  • 一般
  • 較差
  • 垃圾
平均分:

人評分

別名:君臨天下之血濺太和殿,九王奪位第二部,君臨天下第二部,九王奪位2,君臨天下2
時間:2015-8-10 0:18:40
主演:羅烈,徐錦江,湯鎮業,江華,甄志強,文頌嫻,蔡曉儀,區淑貞,君臨天下II,九王奪位II
類型:武俠 宮廷 古裝 懸疑 經典 歷史 
狀態:全集年份:1995
地區:香港語言:粵語發音 中文字幕
分享到
[影片貼士]:[480P(848x480):標清版] [720P(1280x720):高清版] [1080P(1920x1080):超清版] - 其中720P 1080P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下載及觀看
  • 網盤[480P]
  • 九王奪位之血濺太和殿 劇情介紹:

      香港粵語電視君臨天下之血濺太和殿,九王奪位第二部,君臨天下第二部,九王奪位2,君臨天下2全集講述胤禛冷笑種瓜得瓜,以鹡鸰朝珠將其勒死。又至乾清宮取出密詔,改為“傳位于四皇子胤禛”,自立為帝。
      胤禵大敗準噶爾,班師回朝,驚聞噩耗。恭蕙告知裕親王康熙駕崩當日之事,裕親王知必有隱情,遂借口奔喪,率盛京將軍兵馬回京。
      胤禛初登大寶,因張廷玉、鄂爾泰、隆科多三人篡改遺詔,擁立有功 ,大加封賞,位極人臣。為穩住眾兄弟,加封胤祉、胤祀、胤祥為誠親王、廉親王、怡親王,又暗自釋放圈禁多年的胤禔。
      眾人雖得封王,仍對大行皇帝之死懷疑不已。胤祀甚至明白指出乃胤禛軾殺。豈料胤禵執意不信,甘冒天下之大不韙,驗看先帝遺體。為防胤禛,裕親王提出送弘歷往其城外駐地為質,以策安全。胤禛雖然不舍,但形勢逼人,不得不為。
      苗欣見胤禛竟以弘歷為質,愛子情切,私自前往救之,為盛京兵馬統領所擒。幸有年羹堯及時趕到,曉以利害,救下苗欣。
      至夜,胤禵、裕親王、胤祀一干人等往靈堂察驗康熙遺體,果見乃是為人勒死。胤禵正欲指揮眾人上前擒殺胤禛,不意胤禔率侍衛殺入。混亂中,裕親王中箭身亡,胤祀、胤禟、胤礻我 、胤禵被俘。
      胤禛命年羹堯以叛亂之名往剿盛京兵馬,年羹堯一番游說,恩威并施,更兼裕親王已死,統領表示愿效忠新皇帝,拱手交還弘歷,解了京城之危。
      胤禛貶胤祀、胤禟為“阿其那”、“塞思黑”,削其宗籍,奪其王爵,更將二人裝入木籠囚車,游街示眾。胤禔奉命,在一旁煸動百姓。百姓不滿二人“以下犯上,欺君不儆”,以亂石將二人砸死。
      胤禛將胤禵幽禁于宗人府,德妃心疼愛子,要胤禛釋之,胤禛堅拒,但允其前往探視。德妃終見胤禵,告知定會讓胤禛釋之。德妃回宮,自縊身死,留下遺書要胤禛念及同胞兄弟之情,釋放胤禵。胤禛聞訊,本傷心不已,及見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一句大怒。胤禛礙于朝野輿論,不得不釋放胤禵,令其往遵化馬蘭峪為先帝守陵。年翠玉不顧年羹堯阻止,執意往隨。
      胤禵偶感風寒,年翠玉多方延醫,唯見慚劇。舒蘭雖貴為皇后,心中對胤禵仍念念不忘。胤禛為使苗欣入宮,授意其拜隆科多為父,拜舒蘭為姊。隆科多權欲熏心,野心勃勃,又見胤禛獨寵苗欣母子,對己亦戒心甚重,深萌他意,暗自集結各旗旗主,欲以八王議政,逼胤禛下臺。胤禛內外交困,雖有鐵腕政策,亦深感頭痛。
      舒蘭往探胤禵,引起胤禛大為不滿,又見其為胤禵求情,雷霆大怒。隆科多往見胤祉,要其為胤禵說情,胤祉答允,不意卻因此為胤禛斥責。隆科多告知舒蘭定將設計救出胤禵。
      年翠玉偶見胤禵將藥偷偷倒掉,追問之下方知胤禵一直如此,以消胤禛戒心,保全性命。舒蘭往求苗欣在胤禛面前為胤禵說情,胤禛聽后雖有不滿,卻也略有所動。隆科多往見胤禵,告知當日助胤禛奪位實屬無奈,遂將前因后果一一述說,胤禵驚憤不已。隆科多告知舒蘭就在門外,可親自問詢。胤禵見舒蘭點頭承認,大受刺激,又兼聽聞德妃死訊,誓要報仇。
      胤禛親自探望胤禵,告知已聽從太醫建議,讓其至廬山養病。胤禵表面謙恭,卻暗自打定主意,要在廬山召集舊部,也好打倒胤禛。孰料一切盡在胤禛預料之中。
      胤禛召見眾旗主,恩威并施,各個擊破。眾人均表示愿效忠皇上,絕無異心。胤禛命巴漢格隆往廬山刺殺胤禵,為穆旦天擊退。胤禵集結了文覺、納蘭飄雪等人,準備回京聯絡胤祥、隆科多,推翻胤禛。巴漢格隆一路追殺,終與納蘭飄雪一同落入江中,同歸于盡。
      胤禵回京,藏匿于穆旦天的酒樓之中,胤禛在明,處處受制。胤禔每日領兵大肆搜捕,卻一無所獲。亞詩瑪與胤祥兩情相悅,為免胤祥身遭不測,苦勸其勿與皇帝為敵,然胤祥堅持不肯。無奈之下,亞詩瑪遂假扮西藏特使入宮刺殺胤禛,事敗被殺。胤祥誓與胤禛決戰到底。
      胤禵命文覺、穆旦天等人入宮行刺,苗欣、性音護駕。文覺引苗欣出宮,告知胤禛軾父逼母殺兄屠弟種種惡行,要其離開胤禛,不被再次利用。苗欣表示若有真憑實據方才相信,二人遂約定第二日子時于御花園再見。夜間,苗欣待胤禛赴養心殿后出宮欲往赴約,途中為文覺截住。二人經過養心殿時,驚聞胤禛在殿內狂呼懺悔。苗欣深感被騙,怒不可遏,上前質問。胤禛惱羞成怒,打了苗欣一掌。苗欣百感交集,奪門而去,文覺追出。苗欣極為擔心弘歷安全,恐胤禛遷怒。文覺告知弘歷乃胤禛親子,決無危險,勸其從長計議,并將苗欣領回酒樓。
      胤禵等人驚見苗欣,均表示有詐,苗欣遂欲離去。隆科多聲稱藏身之處已泄,決不可放其出去,且苗欣乃胤禛至愛,有其為質,未嘗不好。胤禵卻表示信任文覺,文覺、苗欣皆感激不已。突官兵四下殺入,苗欣陣前倒戈,捉住胤禵。混亂中,胤祥、穆旦天被殺。性音念極多年兄弟情誼,私放文覺,但要其發誓五年之內不得踏足京城。原來一切皆乃胤禛與苗欣所定之計。文覺見苗欣竟出賣自己,悲憤不已,幸恭蕙一旁勸慰。
      胤禛其實故意放胤禵南行,以策其反擊,也好名正言順將眾人一網打盡,堵住悠悠眾口。胤禵、隆科多為賜死,舒蘭見父親及心上人俱已身死,亦服毒自盡。性音因放走文覺,自斷一臂向胤禛請罪。
      弘歷所畫之捕獸器為苗欣所見,追問之時為胤禛岔開。胤禛為掩舊事,不惜殺戴鐸滅口。不意戴鐸早料今日,在遺折上告知已留書將胤禛所為及苗老三之死告知苗欣。胤禛氣恨之余,亦佩服其不愧是一智者。苗欣閱信大驚,往質問胤禛。胤禛坦承一切,告知己確負天下人,唯不會負苗欣。苗欣一怒之下欲殺胤禛,卻終下不了手,與胤禛割袖斷義,傷心離宮。
      苗欣找到年翠玉,要其領己往見文覺。年翠玉斥責其助紂為虐,害死胤禵一干人等,苗欣悔恨不已。文覺終如時赴約,苗欣要其手刃自己以贖罪孳。文覺告知不會殺其,要其往殺胤禛,以贖其過,苗欣卻無論如何狠不下心來。
      胤禛自苗欣出走,終日沉溺杯中,命眾臣無論何職一律往尋苗欣。一太監因報年羹堯回京,誤踏苗欣之斷袖,為胤禛喝令斬首,宮中人心惶惶。胤禛因諸臣未尋到苗欣而一一斥責,連胤禔、張廷玉亦不能免。
      年羹堯上朝見駕,當面斥責胤禛所為,胤禛不怒反賞。胤禛檢閱年羹堯軍隊,全軍唯知軍令而不知皇命,令胤禛猜忌頓起。年父墳前,兄妹相見,互為警語,雙方均堅持己見。
      苗欣入宮刺殺胤禛未遂,為胤禛擒住強留。年羹堯恐其再對胤禛不利,揚言要殺之為國除害。胤禛警告其切不可輕舉妄動,否則決不與其善罷甘休。年羹堯執意入宮,將苗欣打得半死不活,成了“植物人”。胤禛大怒,將年羹堯連貶了一十八級往臨安戍城。年羹堯舊部勸其造反,年羹堯非但不聽,反將一干人等殺死,回京報知胤禛。胤禛感其忠心,然對其害得苗欣人事不省耿耿于懷,與其把盞,論盡昔日兄弟君臣之情,終賜鳩一杯。年羹堯死后,人情涼薄,竟無人敢為其收葬,唯當日迎春樓之玉倩姑娘愿歸葬之。胤禛感其情義,仍以大將軍禮葬之。
      文覺知非性音敵手,但為為諸人報仇,習練伏魔心經。此功雖可速成,提高功力,卻也因此而使習練之人壽命大減。恭蕙苦勸不止。文覺知其對己一片癡情,告知若有來世,必不負之。
      文覺進京,遇性音阻攔,文覺勸其不要再為虎作倀,性音不以為然。二人相約決戰,不意四周遍布炸藥,二人僥幸脫險。性音終于明白皇帝連己亦不放過,遂與文覺一同入宮刺殺。不料胤禛竟是高手中之高手,以幻影迷形之法殺死二人。
      中秋佳節,胤禛邀大哥三哥一同賞月。胤祉冷言眾兄弟或死或囚,如今只余三人。胤禔為逢迎皇帝,忙為辯解,卻為胤祉一頓嘲諷。胤禛聞言大怒,將胤祉削藩囚禁。
      胤禛極盡所能,勵精圖治。無奈世人只觀人之所短,無視人之所長,朝野上下盛傳雍正暴君之名,“軾父逼母殺兄屠弟”,“荒淫好色窮奢極欲”,甚至市井游戲亦有“抄家胡”一說。好在弘歷頗為體諒乃父,令胤禛稍感安慰。
      雍正十三年,苗欣昏迷了六年,胤禛在其榻前守候了六年。國事家事雙重壓迫之下,心力日漸憔悴。胤禛苦苦等待奇跡發生,然一切均是徒勞。一個雷雨之夜,胤禛終于不奈等候之苦,“朕從不信上天報應,如果有必要,朕可以連天都誅!但若真有報應,也應報在朕的身上,為何與苗欣為難?如果一定要朕屈服,方能放過苗欣,朕愿意屈服!”拜倒在老天爺的腳下,乞求上天能使苗欣醒來,哪怕只見其一面便為其所殺亦再所不惜。
      殿外雷電交加,閃電劈破窗欞,擊在床榻之上。苗欣腦中逐漸出現“驚馬相逢”、“圍場受辱”、“山洞畫像”、“共墜山崖”、“斷袖絕義”等情景,又經名醫調治,終于康復。弘歷見母親痊愈,深為全家團聚而高興不已,也為父親多年期盼終于成真而欣慰不已。只有胤禛和苗欣心照不宣,明白平靜背后暗潮洶涌。胤禛召胤禔來見,革去其所有爵位,貶為庶人。胤禔莫名其妙,只唯唯聲稱無人在意自己。
      夜幕終于降臨。胤禛身著朝服,獨自徘徊于太和殿中。苗欣一身縞素,手執寶劍,將一襲白綾拋展于龍椅之下。上面密密小楷,盡是康熙、德妃、胤礽、胤祀、胤禟、胤祥、胤禵、裕親王、隆科多、舒蘭、年羹堯、戴鐸、文覺、性音、亞詩瑪、苗老三等人名姓。胤禛顯得非常平靜,顯是早已料知所有一切。
      胤禛告知苗欣切勿手軟,自己作惡多端,早就該死,只想澄清苗老三之死并非本意,實乃意外;又表示為了苗欣,自己可以不惜一切代價。苗欣冷言其以自己為借口殺死年羹堯,其實是忌憚其功高蓋主;又問其是否可以放棄皇位?苗欣聲淚俱下,表示再也不愛如此冷血無情之人。胤禛卻告知自己一直活在痛苦之中,回手拉開龍椅后面簾幕,只見赫然排放康熙等人靈位。
      苗欣見到苗老三靈位,怒不可遏,舉劍欲殺之,終不忍下手。胤禛告知己已寫好遺詔,置于乾清宮“正大光明”匾額之上,要弘歷繼承大統,做個萬民景仰的好皇帝。苗欣嘆其一生要強,便是死也要自己安排好了。胤禛要苗欣動手,為諸人報仇,又輕輕數出諸人名姓。苗欣終在“你爹”一句中作勢刺去,卻只透肌幾分,再也刺不下去。胤禛借其手往懷中帶過,終大行于寶座之上。時逢弘歷入見,驚見親母殺死親父,驚愕不已,心傷不已。
      翌日,皇四子寶親王弘歷即皇帝位,定公元1736年為乾隆元年,歷史翻過了新的一頁。苗欣執意出宮,弘歷灑淚跪別。在弘歷一步步踏上皇帝寶座的同時,苗欣一縷縷削去萬千煩惱青絲,決意以自己的后半生,虔誠進佛,為胤禛贖罪,為弘歷祈福。
  • 55123cn彩吧助手